2017年6月23日 星期五

推薦<教室裡的阿德勒>2017#22

19420532_1786483408033163_7083968142017738043_n.jpg推薦《教室

 

最近,剛好有朋友長期擔任科任教師,今年要接任高年級。焦慮可想而知,他問:「美玉老師的好嗎?還是要一般獎賞呢?」

 

回想我十幾年教學,大概就是一連串的「排毒」流程。從物質性獎勵到現在也沒積點也沒獎勵,也沒什麼特別評分,孩子自己慢慢發展評價自己。對於上面的問題,我想了很久,閱讀這本書之後,想來個整理。

 

第一、沒有絕對一種價值適合每一個現場。
每個人的狀況、學生、班級屬性、校風、家長,都不盡相同。而物質獎勵和精神獎勵也各有優缺,或是根據不同時期選擇不同價值,只要處理得好,沒有絕對。

 

第二、美玉老師的自有其支持。
在背後看見的是許多的教學創意和發想,讓學生跟著她的專業權走。願意一致性傾聽、也願意放下權威自己,有輔導專業方法,和孩子持續溝通、花很多時間進行安全溫暖的班級環境。

 

第三、我受到的挑戰。
並不是全部照單全做就永遠幸福快樂。
除了家長、學生、還有同事和科任教師。我們面臨很多不同價值觀的轉換,每一種都不斷的刺激我們思考,而在轉換解構的同時,更會有矛盾和衝突發生。例如,有些科任老師個性和價值觀比較權威,就會對於學生有自己想法無法接受,認為「沒有為什麼,做就對了」,孩子在兩種不同價值觀中進出、老師在班上不同家長價值觀中進出,就曾經遇過同事對我說「就是因為他們都適應妳的教學,所以對別人不適應」。

這些除了會造成更多新的課題以外,更會讓我去思考如何教導孩子「面對不同價值觀教學因應」,當然,當你已經踏入「對與錯」的選擇當中,就很難再抽身。所以,也對自己調適,多元尊重、溝通協調。

 

第四、既然這麼麻煩辛苦,會繼續做嗎?
當然,獎懲和威權,在大班級中簡單好管理,又可以塑造在學校管理有方的形象,不用一直處理孩子和科任老師的問題⋯⋯既然如此,會繼續嗎?會喔。

一般獎懲威權快速,看起來似乎有效。但是真的有效嗎?凡有價值的,都需要時間挹注。表面上看起來有效的,但問題只是沒有浮出檯面。

最簡單的就是孩子願不願意向你坦誠?是否有足夠的創造力?

擔任科任老師三年期間,看過許多孩子真實面,聽過他們的真心話。威權看起來人人稱羨的班級,卻不敢自己創作,只能害怕的迎合老師的要求和指示,每寫一些就來確認,眼睛盛著恐懼。私底下說的話毒且可怕,但從不在導師面前說,我看著都快精神分裂。也不曾有溝通互相了解的機會。

也許你不曾發現問題,才是最大的問題。

而小問題不斷的班級,每次在問題起始前就會來告白坦承,和科任老師間的衝突每次都有進步。那些風暴期的情緒有了宣洩,雖孩子常也當面指責抱怨,但至少有溝通管道。創造力十足,常文章有天馬行空想像和方向,令人讚嘆。

大班級要維持共同秩序中又要珍視每個人價值不易,背後花費時間更多。但這樣的教學更有人味、尊重多元,讓孩子成為他自己。

 

 

而後,當每個人擁有自我價值,想要自我實現後,這個班級才不是只是「我的班級」,而是會思考會成長的「我們的班級」,每個人坦承提出自己想法,溝通思考怎麼樣把事情做得更好。後面,就可以躺著教了。

 

 

仔細閱讀美玉老師的這本書,因應每個老師人格特質、地區屬性、孩子特質不同,有些地方我點頭搗蒜、有些地方有不同思考和處置、有些地方驚嘆原來可以這樣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轉化。三十年教學功力的坦承,令我折服。

邀請你一起閱讀這本好書,在帶班前思考。

思考透徹,不管如何決定,就能無悔了。為自己的人生負責。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