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5日 星期四

藍偉瑩老師三天工作坊(探究、評量和心法)


這次參加藍偉瑩老師的三天工作坊,和藍姊姊一樣,其實這幾年我已經不參加工作坊的研習,因為......哈哈,便利貼有點厭倦。

但藍姊姊的工作坊一直想參加,即便大部分都知道了,但細節裡、帶領的方式、思考的模式,我覺得還是會有許多珍珠。

這次的三天工作坊,第一天是「以閱讀理解為本的語文探究課程」、「評量」、「營造師生共構的課堂」。大部分80%我都知道,但少掉的20%卻可以幫助我獲得80%的提升,覺得相當值得。

在過程當中,偉瑩老師秉持著清晰思考的態度,冷靜的對應、快速的運轉,但沒有太多情緒的對話,讓我們在三天當中,一直有高度的思考和學習,卻不覺得累,也不會覺得被轟炸,回來之後,還可以保留大部分的學習、持續的省思。我想,這類型的帶領方式,很適合我,也是異於一般「表演型」、「激勵型」的演講和研習。

不同的類型沒有所謂的好壞,但如果是每日每日的教學,我覺得偉瑩老師的方式很適合現場教學。讓學員思考省思,大部分的時間有聽講、操作,細節思考等都有放聲思考,適度的互動和產出。

以下就只有分享我筆記的部分,已經熟知的部分就跳過了。

第一天:一般父母和專業的教學者不一樣的部分是,教學者可以利用設計活動讓學生了解、領悟。用說的、講述法雖然也有一定的效果,但怎麼樣讓學生藉由結構和功能,讓學生像那個領域專家思考,就很重要。

舉例來說,教授記敘文的時候,如果只是從老師想教記敘文開始,孩子沒有發現和「自我相關」,很容易就會淪於片段和斷裂,偉瑩老師說其實從孩子的生活中「告狀」就是一個很好的題材,在引導孩子「怎麼告一個好狀」開始,就可以練習怎麼將記敘文講好、把一件事情說清楚說明白。

對於老師自己,因為老師已經常常淪為專家,所以隱性知識提取不易,偉瑩老師說他通常會找「學習較弱者」、「學生」、「其他分科教師」,尤其以越遠越好,讓他們提問,可以清楚的發現到底初學者對於這些學習的困難到底在哪,再進行設計。

教學就是安排與生活有關、真實的學習經驗。
接著,偉瑩老師帶領我們設計一堂探究的課程,各組使用一課課文,開始解構學科思維、定義、層次、核心概念、次概念、原則。

如果我們只有教學科的what,卻沒有處理why和how,孩子很容易學習很多細節,卻不會統整思考,在面對未來的挑戰,很多知識都會變動,但過程中,學科知識產生的why和how,卻才是孩子面對變動需要的「思考」。

從語文、文學到文化,我們的教學需要更高的層次。

而且當我們對於這堂課的目標有清楚的理解,提出主題式核心問題(這個單元內的)到總括式的核心問題,才能造成學生的學習遷移。
過程中藉由教學設計,不斷讓孩子體會why,才會讓學習變得有感,當然就可以解決動機的問題。

如果當我們可以一試做一個學期的教學設計,當這個單元有數個目標,我們可以很輕鬆地放下,因為會知道有些小目標未達成沒有關係,
還有其他的單元可以完成,安心當下、不疾不徐。

也因為有統整的思考,就可以越來越輕鬆,因為孩子已經學會了系統性的統整思考。



設計課程中


看起來簡單,
卻不斷要討論思考,尤其核心問題。


納入關鍵有用的情境,可以協助孩子在探究中形成概念,我自己覺得對數學和科學也很有用啊!


第二天評量

大部分在大學或是研究所的評量都有了,不過最讓我感到驚訝的,偉瑩老師自己的記錄表:



有策略的每堂課紀錄幾個孩子的能力和表現,我覺得和崴耑老師很像,對於目標、能力的掌控,所丟可以詳實的科學記錄下哪些能力可以、哪些需要加強,對於課綱的掌握也很容易方便老師進一步提升、退一步補救,換句話說就是專業。

我們談到了雙向細目表,和以下的評量設計:

正式和非正式的評量設計



 課堂上的小練筆評量(思考孩子的程度,建立評量規準)



整課過程中的評量

總結性的評量設計

最後總結性評量設計的時候,別忘記再回到原來的課程設計去對應,看看是否有需要修改原來的課程設計,以免沒有交到關鍵的能力,評量太難或是太過簡單



過程中其實會出現很多問題,老師要針對不同的課文馬上給予回應,
是很燒腦的工作,也不是隨便一位老師就可以達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