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9日 星期三

生死關-3

   

醫生.....可之前的醫生說有3公分的陰影啊!

(醫生放大)這個嗎?這是肋骨啦!

醫生你確定嗎?那其他有異狀嗎?沒有啊!

你看,之前的放射科醫生下面的報告也是這樣:一切正常啊?!

 

那......醫生,我們......?小姑問了什麼我已經完全不知道了。

醫生只有輕輕說:斷層喔!不用照了啦!

不然之後再照,今天不用了,回家休息好了。

 

沒有陰影沒有陰影沒有陰影沒有陰影......

醫生說:一百分啊!誰說有陰影?!

 

沒有陰影沒有陰影沒有陰影沒有陰影......

沒有陰影耶!

 

他看的是葡萄樹的X光片嗎?

會不會拿錯?片子上面有名字嗎?

是感冒引起的嗎?

下面寫的真的是正常嗎?

確定嗎?

真的嗎?

然後呢?

 

又是一片空白。

 

我只知道不管如何,

要用心過每一天。

 

等待下週二的斷層掃描,

做最後確定。

 

 

 

經歷過這麼大的震盪,

葡萄樹依舊無法放心。

全家人說著聊著,到底是真的嗎?

那張是他的X光片子嗎?

 

依舊沙盤推演,

陰影的事情到底是如何?

想來還是要照著原訂的計畫拍完斷層掃描、做完痰的檢查、抽血,

想著那是肺纖維化嗎?支氣管鏡需要做嗎?

 

週二檢查,

幾度進出醫院,

肺癌病人的海報在旁,

舒壓團體、共療病友,

想想,我蒐集資料的時候也想過是其中一員,

有能力了,是否可以幫上些什麼忙呢?

身邊幾個病人依舊進進出出,

好幾個煙槍、面容如槁,

也許,可能、也是......

生病中有太多的可能和我們擦身而過。

 

插針、換衣、斷層掃描、靜待、喝水。

我和葡萄樹常做的是相對無語,

心裡無限暖流和絮語,只能無語,

等著檢查結束。

 

回到家,也常倒頭就睡。

 

終於檢查完畢要看報告。

如臨大敵,

寫妥看診要問的問題,

還有後續可能的疑問。

滿滿一張:

 

感冒兩週

咳嗽有痰,有黃色、白色,2-3星期

咳血有血絲,12/3(四)鮮紅嚴重

胸悶左邊,聞到煙味抽痛,

肌肉酸痛一點點,

頭暈頭痛(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聽完X光片才知道的)

聲音沙啞

 

無發燒、無咻咻聲、無呼吸困難、無消瘦

 

要問X光片到底有沒有異常,是他的嗎?

要問斷層結果如何?

要問抽血、驗痰、要問要照支氣管鏡嗎?

肺是咳得太嚴重才有血嗎?

有無氣管纖維化呢?

發炎可以知道是細菌感染嗎?要吃抗生素嗎?要吃完療程嗎?可以自費嗎?

 

醫生聽完,說:X光片100分啊!斷層掃描一百分啊!沒有問題啊!

                    啊你們在哪裡檢查的?醫生怎麼會這樣說呢?

 

那個......說三十幾歲很可惜的醫生在你隔壁啊!主任醫生!

 

接下來,稍微放心一下,

不過,還是要再跑其他家再檢查才行。

 

(待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