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3日 星期三

從「暑假作業展」看取消寒暑假作業

IMG_6055.JPG

└班級舉辦的暑假作業展

 

最近寒暑假作業鬧得沸沸

我才想起我的暑假作業還在桌上還沒批閱。

如果你是家長,也許會說這個老師沒有責任感;

如果你是老師,一定知道接一個新的班級,從班級秩序、共同約定、常規、禮貌,

在開學第一周要花很多時間,還有進度的壓力,第七周就有成績評量,

如果老師改,沒有時間可以訂正,新進度也會壓縮;

如果不改,對於認真的孩子也不公平。

那麼就來看看我怎麼做,孩子怎麼說吧!

 

IMG_6068.JPG

首先,這是之前四年級老師出的暑假作業。

寒暑假作業很難去處理的原因之一是,很多是前朝老師的規定,

但,接班的老師並不熟悉老師怎麼和孩子約定,不知道標準,

要接下評量的擔子,真的無法適從。

 

從圖片也可以看出,之前四年級老師的作業並不多,簡單說來只有:

一、一本國數練習

二、日記八篇

三、簡報兩篇

四、我的暑假生活海報一張

五、陶笛-望春風

 

漫長的兩個月暑假裡,偏鄉的我們在學校裡安排了10個半天的課業輔導、5個半天的獨輪車、五個半天的游泳課程、五個半天的烏克麗麗與繪畫、五個半天的陶笛課程、五個半天的扯鈴、五個半天的我的作文閱讀營、五個半天的足球、五個半天的桌遊程式設計,還有校外參訪法院、育樂營一天。(自由參加喔)

統計下來,已經是5個禮拜完全免費的課程,因此,我們在暑假作業上只有簡單的幾項。三個禮拜這些作業,真的不算多吧!

 

而這陣子,課程稍有空閒,趕快來進行暑假作業展的活動。暑假作業之所以被人詬病,其實就是老師不會一一批改、不然就是隨便亂寫也不會被發現。

但是,暑假漫漫時間裡,簡單的任務和執行,其實是訓練孩子「自理」、「規劃時間運用」最好的機會

 

於是我將孩子的作業全部展出,讓孩子一一去看看同學的作業,再回來看看自己的作業狀況。

 

IMG_6056.JPG

孩子觀看其他同學的海報設計。一張好的海報瞬間把我們拉回暑假去參觀展覽的會場。

 

 

 

IMG_6058.JPG

也有孩子參加職業的活動,嘗試不同的職業。

 

IMG_6057.JPG

貼上旅遊的照片,介紹參觀的景點。

 

IMG_6059.JPG

 

IMG_6060.JPG

 

IMG_6062.JPG

可以看出,認真和優秀的孩子座位前最多人潮。

 

 

IMG_6065.JPG

大家七嘴八舌的討論同學的作品,一邊討論一邊觀摩學習,才知道原來可以這樣做呀!

 

IMG_6066.JPG

 

IMG_6067.JPG

還有孩子的海報以「影片」呈現,告訴其他同學它的旅遊足跡。

聲光效果讓人更心動啊!

 

 

 

IMG_6069.JPG

八篇日記的其中一篇,認真書寫,圖文並茂。

可以看見孩子有印象都是學校活動、旅遊、颱風天,簡單的紀錄,帶我們回到暑假的回憶。

 

IMG_6070.JPG

過程中,老師發下一張便利貼,寫下了自己的號碼、給同學的評分(完成度、創意、用心、美編)、還有給同學的一句話。

最後貼在黑板上。

IMG_6078.JPG

回饋單的示範。

 

IMG_6071.JPG

老師也給予一張回饋單。

大家很好奇地想要觀看同學給自己甚麼回饋。

 

IMG_6072.JPG

 

IMG_6073.JPG

滿滿的都是同學要對自己說的話。

 

IMG_6074.JPG

 

 

 

IMG_6075.JPG

 

IMG_6076.JPG

 

IMG_6077.JPG

 

 

 

IMG_6084.JPG

每個孩子都要寫其他所有同學的回饋。

但是這是第一次孩子對其他同學評分,需要統一溝通一下。

 

例如:有些孩子給同學的成績特別高、有些特別低,可能有它的原因,但有時是因為好朋友的關係。

這裡我就和孩子建立默契:要說實話對別人才有用

之前的暑假作業不是老師出的,老師的活動也不是要苛責某些人,

因為你們和以前都已經不一樣(非吳下阿蒙)。

老師的目的是希望大家可以學習如何對他人公平的評分,

所以老師看見特別高分或是低分的,會詢問一下你的意見。

如果你有自己特別的意見,老師就會尊重你。

但如果你不能說出具體有道理的理由,

老師希望你可以更改分數。

 

 

IMG_6085.JPG

問:為什麼這位同學只有一項(還沒有完成),你給他一百分。

     另一個同學都完成了,你卻只給他九十分,請問是甚麼原因呢?

 

當然,也有特別的理由,例如大家都給影片很高的分數,有個孩子只給80分,

他說:因為他的影片沒有太多的說明,所以我覺得比海報還不清楚。

因此給他80分。

 

老師馬上稱許:這太棒了!真實的實話才能幫助我們進步,

許多大企業還要重金禮聘顧問或是批評家去找出自己的缺點,

像這樣坦然說出意見的,實在是很可貴啊!

 

IMG_6087.JPG

於是,在一一溝通過後,

孩子又重新看過其他同學的作品後,

再重新給予分數。

孩子說:老師,要公平給分,很不簡單哩!

 

IMG_6088.JPG

 

IMG_6089.JPG

 

IMG_6090.JPG

 

IMG_6091.JPG

幾番調整、幾番重新加總,最後的成績。

 

 

IMG_6092.JPG

如果活動結束之後,就沒有了,那實在可惜,

我請孩子利用半節課的時間,

寫一下省思。

其實,最主要的用意是希望他們看見自己對「作業」的態度,

還有,面對他人的意見和「給他人意見」的省思。

 

IMG_6094.JPG

沒有完成的孩子說:日記有一天突然不見,海報也不知道怎麼寫(其實老師有指導,連殘骸都沒有實在很妙)。

也從中感受到羞愧,因為自己和同學相比,

並沒有完成大部分的作業。

 

 

IMG_6095.JPG

看見過去的自己草率,所以得到應該有的分數。

 

 

 

 

也有孩子已經進化到可以知道分數不是別人給他的,而是自己要給自己的

 

 

IMG_6098.JPG

很用心反省自己的海報沒有做的很好的孩子,把同學的意見接收下來了。

 

 

IMG_6099.JPG

很踏實,但是為了怕被老師罵而完成的孩子,得到了驚喜的成績。

 

IMG_6100.JPG

有按照事先計畫、一板一眼完成的孩子,得到更多的時間。

 

IMG_6101.JPG

自己發現反省原來自己都在玩,所以沒有完成,為師的目的達成了,就是要你自我反省。

 

就這樣,總共兩節課,孩子在過程中透過大量的和同儕對話、欣賞作品、學習人際溝通

我們把暑假作業評比完成了。

 

也透過和自我對話,看見了暑假那個不遵守承諾的自己,看見了作業的定義,自我歸因

 

有孩子看見自己的暑假作業說:老師,我暑假的時候寫得很差,連日記都沒頭沒尾,好敷衍喔!

我說:恭喜你進步了!才能發現自己沒頭沒尾啊!

 


 

站在老師的角度,出作業的這件事情,本來就很吃力不討好,試想,哪有一種作業可以滿足全班二三十個家庭的需求?

出得多,家長怨你沒有給他們快樂的童年;出得少,家長也怨孩子都無所事事,老師真不用心;出得靈活有創意,家長哀哀叫;出得有標準答案,家長又說太死板。

而學生,沒有作業當然一律歡呼。

 

老師的心底話是,我很想出有創意有意義的作業,但是我又擔心家境不允許沒有鷹架的孩子沒辦法完成。而漫長時間裡,有些孩子也需要有些練習,才不會課業生疏,畢竟暑假有兩個月的時間,至於有沒有寫,是班級經營的問題,不是有沒有出作業的問題。一般網路上的家長意見我都贊成,但網路上的家長意見是哪一種家長?是否,都廢除寒暑假作業適合所有孩子?

 

作業的定義,是要協助幫助學習啊!

又,取消的寒暑假作業是希望取消的是「制式」的作業,但,「制式」的定義是?如上面的作業,海報可以用影片來代替、日記寫下自己的回憶,這樣算是制式嗎?

 

另外,我也覺得不應該小時候趕作業的人多,就廢除寒暑假作業。難道我們討厭考試,就廢除評量嗎?

身為老師,如果取消寒暑假作業我根本不用改、不用批閱,不是更加輕鬆?

 

癥結應該是如何出作業、如何適合孩子、作業的分量,君不見有些老師從期末一章章教導孩子寫出令人驚豔的小說、標出所有閱讀書單讓孩子選類別閱讀、在暑假充實生活、還有做一道菜、數學創意思考題練習、準備開學說笑話比賽、春聯大募集......寒暑假時間長,剛好是給孩子有多餘時間探索激盪的時間啊!

 

難道,這些老師閒著沒事做嗎?

 

最後,來個結論。

寒暑假作業要不要廢?

學生說:一定要廢,我們不要寒暑假作業。

老師說:從來沒有問過我們意見,取消了比較輕鬆,就看著辦,上級怎麼指示我們怎麼做。

 

如果我是家長,當老師出了自己寫小說、自己做一道菜、觀察生態、冒險一次......

我會感激涕零,感謝老師這麼用心。

如果可以配合,一定在家全力配合,自己也會有成長。

如果無法配合,和老師討論是否可以用其他的作業代替。

 

以上,是我的看法,再碎碎念一下,自理、追夢、安排自己的時間、學習練習自己獨立自主、作夢......和我們的寒暑假作業沒有牴觸。我們的寒暑假作業,是給孩子這些能力的鷹架和練習!

 

在思考的時候,請貼近「現今的」教學現場(現在很多寒暑假作業都不是抄寫而已)、考量所有的孩子(請不要以自己、或是自己的孩子經驗來衡量、畢竟一個個班級有好多不可思議的家庭存在啊!有時候老師也會有沒有考量到地方,沒有考慮就修正就好,跟整個廢掉是不一樣的)。

 

是我小小的建議。

 

(這次的寒暑假作業我要出數學練習一本、寒假生活最精彩的事情海報一張、練習做一道菜、自我探索專題(會給題目給書籍帶著做),請問,可以嗎?有制式嗎?我真的出得有點膽戰心驚啊!)

 

 


2015年12月9日 星期三

生死關-3

   

醫生.....可之前的醫生說有3公分的陰影啊!

(醫生放大)這個嗎?這是肋骨啦!

醫生你確定嗎?那其他有異狀嗎?沒有啊!

你看,之前的放射科醫生下面的報告也是這樣:一切正常啊?!

 

那......醫生,我們......?小姑問了什麼我已經完全不知道了。

醫生只有輕輕說:斷層喔!不用照了啦!

不然之後再照,今天不用了,回家休息好了。

 

沒有陰影沒有陰影沒有陰影沒有陰影......

醫生說:一百分啊!誰說有陰影?!

 

沒有陰影沒有陰影沒有陰影沒有陰影......

沒有陰影耶!

 

他看的是葡萄樹的X光片嗎?

會不會拿錯?片子上面有名字嗎?

是感冒引起的嗎?

下面寫的真的是正常嗎?

確定嗎?

真的嗎?

然後呢?

 

又是一片空白。

 

我只知道不管如何,

要用心過每一天。

 

等待下週二的斷層掃描,

做最後確定。

 

 

 

經歷過這麼大的震盪,

葡萄樹依舊無法放心。

全家人說著聊著,到底是真的嗎?

那張是他的X光片子嗎?

 

依舊沙盤推演,

陰影的事情到底是如何?

想來還是要照著原訂的計畫拍完斷層掃描、做完痰的檢查、抽血,

想著那是肺纖維化嗎?支氣管鏡需要做嗎?

 

週二檢查,

幾度進出醫院,

肺癌病人的海報在旁,

舒壓團體、共療病友,

想想,我蒐集資料的時候也想過是其中一員,

有能力了,是否可以幫上些什麼忙呢?

身邊幾個病人依舊進進出出,

好幾個煙槍、面容如槁,

也許,可能、也是......

生病中有太多的可能和我們擦身而過。

 

插針、換衣、斷層掃描、靜待、喝水。

我和葡萄樹常做的是相對無語,

心裡無限暖流和絮語,只能無語,

等著檢查結束。

 

回到家,也常倒頭就睡。

 

終於檢查完畢要看報告。

如臨大敵,

寫妥看診要問的問題,

還有後續可能的疑問。

滿滿一張:

 

感冒兩週

咳嗽有痰,有黃色、白色,2-3星期

咳血有血絲,12/3(四)鮮紅嚴重

胸悶左邊,聞到煙味抽痛,

肌肉酸痛一點點,

頭暈頭痛(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聽完X光片才知道的)

聲音沙啞

 

無發燒、無咻咻聲、無呼吸困難、無消瘦

 

要問X光片到底有沒有異常,是他的嗎?

要問斷層結果如何?

要問抽血、驗痰、要問要照支氣管鏡嗎?

肺是咳得太嚴重才有血嗎?

有無氣管纖維化呢?

發炎可以知道是細菌感染嗎?要吃抗生素嗎?要吃完療程嗎?可以自費嗎?

 

醫生聽完,說:X光片100分啊!斷層掃描一百分啊!沒有問題啊!

                    啊你們在哪裡檢查的?醫生怎麼會這樣說呢?

 

那個......說三十幾歲很可惜的醫生在你隔壁啊!主任醫生!

 

接下來,稍微放心一下,

不過,還是要再跑其他家再檢查才行。

 

(待續)

 


2015年12月7日 星期一

生死關-2

 

 

週五晚上回去,我食不下嚥,

葡萄樹剛低聲跟小姑說,曾經當過護士的小姑就馬上眼眶泛淚,

公婆進來,我們假裝無事。

「喔!下周要跟同事聚餐啦!沒有要回來噢!」我不知道我為什麼還能談笑風生。

 

順道晚上回了娘家,查了些資料,

胸部陰影3公分在支氣管主幹上、咳血、沒有發燒(應該不是肺炎)、沒有咻咻聲(也不是肺結核)、醫生說三十幾歲可惜......

那......不就是肺癌了嗎?

肺癌一向很難察覺,等到發現的時候已經病入膏肓。

沒有抽菸、沒有喝酒等,也會有肺癌的發生。

三公分......那就是第三期了!

第三期的話,也無法進行手術,

五生率(五年存活率),

只有約10%!

10%!

 

 

面對爸媽,想到葡萄樹也許不會再出現在我身邊,

以前說的以後老的時候要推輪椅帶他去曬太陽,

要和他去旅遊露營、要和他一起做好多事情、他是我最重要的人......

我再也忍不住、無法堅強,在爸媽面前崩潰哭了出來,

如果最壞的情況......(哽咽)

 

輾轉反側,無法成眠。

我該想些什麼呢?

我該做些什麼呢?

也許這個是上天要給我的考驗,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他一定是要借這件事情告訴我什麼。

 

我不能待在「為什麼是我們」的低潮時,

我要想想我要做些什麼?

 

先不要讓公婆知道,

查了些網頁,

初步想了一下,

房子大概要賣了,

車子也要賣了,

臺大在這方面是權威,可能要北上轉診。

幫葡萄樹請病假,我請育嬰假,一切都先暫停吧。

 

保險先聯絡,看狀況提供意見,

有什麼醫療資源都要用上去。

標靶藥物一顆動輒幾千幾萬,葡萄樹一定捨不得,

「不用想,沒有比生命更重要的!」我說。

化療、生機飲食、偏方、中醫,一定有很多的關心和提供會從四面八方而來,

看葡萄樹的機緣和運氣了,

只能想著,治療的時候我一定要在旁邊陪他,

只要能力可以做到的,

不顧一切可以做的一定做到。

 

如果真的化療,

旁人的支持很重要。

朋友、家人,

我要去聯絡他的朋友。

啊!不知道葡萄樹還有什麼沒有完成的願望,

要趁體力好的時候快去做才不會後悔啊!

 

如果是真的,希望他可以撐過五年,

五年啊!小葡萄七歲,

應該可以了解,

我要怎麼告訴她們?

噢,對了,生死的繪本還有葡萄樹要錄音,

他會想要錄到兩個小女兒二十歲嗎?

也許我不該聽他錄,

我一定會哭。

 

 

週六,帶學校的孩子去小人國和數位學伴(中原大學的大學生陪伴計畫)的大哥哥大姊姊相見歡,

整天,葡萄樹身體依舊很不舒服,

全程帶著口罩。

看著他牽著小葡萄,

我只有想著,

我要多拍點照,

也許這樣的機會不多。

以後小葡萄會記得爸爸帶他來過遊樂園。

 

家人一直聯繫中,

下週要做斷層掃描、還要嚥痰。

我跟小姑說:大概衝擊最大的就是公婆和孩子了。

小姑說:「孩子還那麼小......」

我第二次淚崩。

 

我做再多,永遠無法替代葡萄樹在家裡的地位阿!

我如何兼顧慈母嚴父,

孩子問爸爸去哪我要怎麼回答?

他們的楷模呢?

晚上睡覺總要爸爸陪啊!

需要心理輔導嗎?

我要準備些什麼?

以後兩個小傢伙怎麼照顧?

周遭有誰可以替代爸爸的角色?舅舅嗎?

我開始思考我接下來要做些什麼,

迎接要來的大浪。

 

回程時,孩子因為沒有告訴家長接送時間,

家長直接在學校的粉絲團質問請校長出來面對。

當下,我看著戴著口罩奔波一整天的葡萄樹,

他吹了一整天的風,

想起他在我面前病懨懨,

對待學生依舊堅持,打起精神照顧。

我真的......再也沒有好EQ面對。

到底,葡萄樹這樣付出是為了甚麼?

不是應該在家裡休息嗎?

醫生說他不能勞累。

 

我好心疼。

後來家長知道誤會一場,終究歡喜落幕,

但我也已經像遊魂一般,

在生死面前,我們都好渺小。

 

期間,家裡已經雞飛狗跳,

眾小姑全都回來,

姑丈也都從外地回來幫忙。

全部聯繫動員。

 

送完孩子等家人接送後,

晚上六點一到家,

小姑馬上和我們驅車,

選擇了另外一家醫院,重新檢查,

馬上排定了斷層掃描,

當天看狀況嚴重與否。

 

焦急萬分、愁眉不展,

一群人還是瞞著長輩,

亂說著要去哪裡就全部出門,

所有人擠滿了小小的診間室。

 

等待、心理準備、沙盤推演。

標靶藥物、化療、台大醫生、氧氣機......

 

嚴陣以待。

 

醫生打開X光片,正要排定斷層掃描前:

咦?X光片的肺部陰影?沒有陰影啊!一切很正常啊!

 

(未完待續)

 

 


生死關-1

 

原來,生命中痛苦的不是生死,而是離別。

 

葡萄樹上週某天早上呆坐在床上,我問他,你怎啦?

他幽幽的說:我剛吐血。

吐血!吐多少?!

大約十元硬幣大小。

什麼顏色?!

鮮紅色。

你有拍下來嗎?!

沒有。

 

「那,我們今天去看醫生好嗎?」

第一次,他那麼柔順的答應了。

 

儘管前一天凌晨四點多我爬起來準備數位閱讀的簡報,

睡眠不足。到學校早上四節課之後,下午趕到員林育英國小演講,

順利完成。

我們急著跟承辦主任告辭,也沒有聽到彰興國中的分享,

馬上到醫院。

 

本來我要掛一個網路比較有名的醫生,

沒想到額滿。

掛號另一個醫生,

 

胸腔科,你有抽菸嗎?你有喝酒嗎?

有過敏嗎?

吐血啊!多久了?有一陣子了。(你怎麼沒有跟我說!)

咳嗽呢?濃痰,黃色的,大約一年。(葡萄樹很不喜歡看醫生啊!)

那先拍個X光來看看吧!

 

換衣服、抽號碼牌、照X光,彰基一樣到處都是人。

 

好了,再次叫號,醫生開啟X光片。

醫生說:「幾年出生的,喔!三十五歲,可惜啊!

我說:「醫生,你說甚麼?」

你看,這裡是陰影(指著支氣管靠近中間的地方,約三公分)

空氣沒有進去就會變成陰影。

嗯......(沈默)

有氣喘聲音嗎?沒有。有發燒嗎?沒有。有胸痛嗎?有。有呼吸困難嗎?有。

有急速消瘦嗎?沒有耶。有骨頭痠痛、頭痛喔!

那有聲音沙啞嗎?有喔。

喝水嗆咳嗎?有喔。

 

醫生說:不可以做太粗重的工作盡量都待在家裡,不要外出!

下周還要來做斷層掃描、痰的檢驗,等下先做個抽血檢查。

 

我後面記得的是:肺部有陰影,還有醫生的那句:三十幾歲,可惜啊!

 

 

後面就......渾然不知......

 

回家葡萄樹一樣的心情,

還擦撞到別車......

 

而我的世界正在崩塌中......

 

 

(未完待續)

 

 

 


2015年12月5日 星期六

衷心推薦親子天下74期,家的力量。請讓力量擴散出去!

1  

農田如果附近噴灑農藥,自己也無法逃過一劫;空氣污染、PM2.5、水污染、環境賀爾蒙、溫室效應、氣候變遷......有人可以倖免嗎?

 

沒有。

 

就像上圖,經過快要收成的農田,農田裡的農藥噴灑,就算我本身生機飲食、運動打坐,還是嚴重的受到影響,不是嗎?

 

同樣的,教育也是一樣的道理。現在的每個孩子,以後都將成為支持著我們的老年生活的一員,將來我們遇到的服務生、官員、搶匪、士農工商各行各業......都是現在的孩子長成。

 

而這些孩子,同時也是你我孩子的好友上司下屬敵人夥伴......影響著我們孩子日後人生的重要他人。

    

但,這些「現在的」孩子過得好嗎?十幾年來我都在偏鄉來、都在「不山不市」的地區,嚴重人口外移的地區,留下來的不是很有能力,不然就是走不了。

 

 

我的小小教室裡,曾經坐過許多破碎的靈魂......孩子嚴重自殘,到學校要隨時注意,因為家人酗酒;也有到國中年齡不曾上過學,因為偷竊才被發現沒有報過戶口,到我的五年級班上來,一個字都不認得;曾經有新住民媽媽跑掉,孩子受委屈說不出來只有流淚;爸爸喝醉酒要砍家人,因為嚴重的經濟重擔啊;精神病爸爸不吃藥,孩子到網咖偷竊......說的時候簡單,但往往聚集在一個班級的有十幾個都要小心呵護,每天都擔心著哪顆球會不會掉下來,又心疼著這些小小靈魂。

 

 

我常想,這些孩子在愛和安全都匱乏的情況下,可以願意到學校來,坐在我的課堂,我實在心存感激  孩子告訴我,要到學校才開心,看見那個同學,可以理解他的委屈和心情,來學校就心安。老師的課他聽得懂,學得會,覺得有趣,就願意來。去過這些孩子的家庭訪問,一個個看見過環境還有重要他人的態度後,有時候老師會語重心長地對早熟的孩子說:「你要回去救爸爸媽媽!」轉身一想心酸,孩子不過十歲,這擔子也太重了!

 

也很擔心有些孩子名字會出現在社會版面,經過多年,常有其中的孩子來FACEBOOK輕敲一張張笑臉,讓我篤定不少。但擔心放心不下的名單還有一串......

 

看著這些稚嫩臉孔,報過高風險家庭,見不著人數稀少工作爆量的社工,我常想,我還做什麼?

 

社會問題已經衝擊到孩子的日常生活,拉著他的家庭風箏線已經被摧毀不多,我們還可以做什麼?這些陰暗的部分,很少人會說,很多人刻意不講,採訪起來一定困難重重,也不討好,卻是最重要的部分。我感謝親子天下做到了。

 

這期親子天下報導從竹東出發,從家庭老師、NGO組織、社區力量,一個個把快掉到懸崖的孩子拉起,老師的看見亮點不放棄、部落學校基金會的合作、民間課輔班的補「愛」、早到從婚姻與親職、幼兒陪伴照顧從小開始......經由多層面的解析解構,讓身為老師的我更可以知道在這些洪流中,我該做什麼、老師又是什麼角色。

 

雜誌裡還提供正向做法:賦權、典範、期待、探索,是雜誌裡給的4E養分,給予「逆境抵抗力」。我們有做,但看過一定可以做得更好。

 

很少會這樣認真的推薦一本雜誌,但這期說的故事太重要了。現在的孩子,是以後我們的重要他人。是我們的孩子。很希望借由雜誌的力量,讓更多人看到問題的嚴重、還有知道我們身邊其實都有這些孩子。不知道沒發現不代表不存在,我想,除了有人要去補沈船的大洞以外,我們能做的就是不放棄的用一雙雙手拉住這些孩子,每個人都伸手,就會變成一張堅固緊實的大網,救起每一個在冰冷海水中浮沈的孩子。

 

希望每個人都可以來了解、閱讀這期雜誌,也因為每個人付出的小力量很可貴,我真心覺得這期雜誌議題很重要:因為有人買書,所以才有出版社繼續出版好書;因為支持雜誌,才有後續追蹤報導;希望大家都可以成為小小的、美好循環的一部分。

 

這期的封面故事:我住的地方不是「家」

 

支持這期好雜誌:點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