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6日 星期日

寒假第五天,和寶寶相依為命

爸爸去研習,和寶寶在家。

 

中午,弟弟送來午餐,看了一部不怎樣的電影(可惡的弟弟,再也不相信你的推薦了!)

 

下午,抱著寶寶信步走回娘家。

 

其實,我還蠻喜歡帶著寶寶走回去的,一路上,看著商店的改變,7-11開始賣霜淇淋了,味道、人群,也許也是這樣的晃動和安全感,寶寶也很平靜的窩在我的懷裡,大約快到家的全家便利商店時,寶寶就會安穩甜美的睡著。

 

20分鐘的路程,一開門,總會換來阿嬤和阿公的驚呼,然救救是一連串無限迴圈的吃吃笑和抱抱,這時候的我,就變成昔日在家的女王般,吃吃水果,看看電視,到舊時的房間瞧瞧,還可以小憩一番。

 

以前總是頂客族主義的我,開始想起以前不想要孩子的這件事。何必呢?生出一個人質,讓你的生命全然背著小小的人兒控制,她一出生,你的自由理想夢想全部都要打折,更別說什麼生活品質,整天就是尿布哭哭牛奶,她一哭,你什麼都做不了。

 

更別說什麼花費了,奶粉尿布,長大後的學費接送、才藝生活費,什麼都是需要錢的。生命中沒有不勞而獲的事情,為了這些,你犧牲、奉獻、求饒、妥協、有時候還得昧著良心說些什麼話,看著她,現在小小的,以後會頂嘴、摔門、不屑......

 

到底為甚麼要生小孩來折磨自己?

 

沒想到,現在我竟然已經成為小葡萄的媽了。那個昔日裡高高在上的公主,現在已經心甘情願的變成女僕,呆呆整天和寶寶咿啞咿啞說話,她一哭,飛奔到旁便逗著笑著;抱再久也不累,也不睏,搖著搖著,捨不得她哭......

 

尤其,回家看著老人們看著娃娃的眼神,發光呀!就連身體不適的阿公,也哈哈哈的笑著,這時候,我才深深地感受到,這樣的一個小嬰兒,任何算計和金錢上的計算已經沒有價值了;任何睡眠時間和自我休息的時光一點性都沒有。孩子的存在性,就是這樣不言而喻,你看著她、瞅著她、抱著她、聞著她、看著她一點點成長不一樣,是生命中的一道光。

 

也許這道光來的辛苦,維持著不易,但是沒有了光,任何生命中有意義的一切都晦暗了下來,生命,了無生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