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8日 星期二

我只想任性的做我自己

每次我聽見人家說:「我想要做我自己。」

我都會想著,什麼叫「我自己」?可以具體一點嗎?連秘密都需要具體的有實物了,「我自己」,真的知道什麼是你自己嗎?

我其實,也不知道。什麼叫我自己?是那個每次只想著撿懶惰食物的我?還是勤勞的通霄設計作文課程的我?是那個若即若離的我?是那個隨時改變心意的我?

其實,我也不知道。

年紀越長,我只知道什麼是我不想要的。

我不想接行政、我不想逼自己去做我討厭的事情、接到討厭主任的電話就掛斷、


愈來愈享受生活。愛吃愛煮愛運動愛閱讀愛書寫,早睡早起,維持規律健康的生活作息。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我會一如往常過完今天,沒有遺憾。(好啦我說謊,末日前夕哪可能不趁機狂吃十倍的垃圾食物?再也不用鳥體重計和牛仔褲了喔耶)


但至少,我愈來愈清楚自己喜歡什麼、討厭什麼。腸胃空間只容納真正美味的食物,社交圈只留給真心欣賞的朋友。話不投機或磁場不合的人,不再因為「不好意思」或「搞不好哪天會需要他幫忙」而勉強留在身邊。

愈來愈確定該堅持什麼、犧牲什麼。在餓不死的狀況之下,寧可少賺一點,也盡量不做違反個人原則或感覺不對的事。 於是近年來暫停出版新書、不接專欄外稿、 不再欠掛名推薦的人情債,也婉拒所有訪談邀約。這些事沒啥不好,但都不是我現階段想做的。用心過日子,在部落格隨性記錄生活點滴,靠邊欄廣告加減存點私房 錢,很夠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