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3日 星期二

投稿:聯合報(傻人有傻福的證據)

大學讀的是師範院校,等到畢業的時候,教師的名額已經屈指可數,早上六點半出門,每天在實習學校實習完,再拖著疲憊的身體到補習班繼續唸書,晚上十點回家,一直唸書到深夜。在實習學校裡,有些同時期的實習生對於學校的工作能躲就躲,能閃就閃,為的是多一些體力和精神可以唸書。呆呆的我,沒有想那麼多,能做就去做,所以我是唯一一個暑假全程待在學校的實習生,常假日到校教室佈置、校務評鑑,也擔任實習生的組長,包括聯絡、學校舉辦比賽一手包辦。

 

沒想到,這樣呆呆的我,卻一直在校長主任眼中留下深刻的印象,教師甄試口試前,還特別為我進行口試,讓我有實務經驗。也是這樣紮實的一年實務訓練,不管在口條、邏輯、學校運作上,都比別人瞭解的我,就在千分之幾的考試中脫穎而出。

 

現在,擁有安穩工作的我,除了實現當初許下的願:「當一個對學生有幫助的老師,盡力教導學生」,在現在學校也像傻子般的接了許多的工作。而回顧這一切,當然,如果別人占太多便宜,也要適時抗議。但是通常在能力許可範圍內:「計較是貧窮的開始」及「做別人的工作,練自己的功夫」,多承擔雖然當下會被認為傻子、但是卻也是訓練自己能力更上一層、激發自己潛能的不二法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