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5日 星期五

我的閱讀-偷書賊

這是一個關於文字如何餵養人類靈魂的獨特故事,
一個撼動死神的故事。

死神首度以豐富的感情,為讀者講述一個孤單的小女孩,
如何藉由閱讀的力量,度過人生最艱困的時期。

  9歲小女孩莉賽爾和弟弟在戰亂中被迫送到寄養家庭,但弟弟不幸死在旅途中,莉賽爾在弟弟冷清的喪禮後偷了一本掘墓工人的手冊,為的是要紀念自己永遠失去的家庭。寄養家庭位在慕尼黑凋蔽貧困的區域,大人彼此仇恨咒罵,老師狠毒無情,戰火時時威脅人命。莉賽爾每晚抱著掘墓工人手冊入睡,惡夢不斷。養父為了讓她安眠,於是為她朗誦手冊內容,並開始教她識字。

  學會認字進而開始讀書的莉賽爾,儘管生活艱苦,吃不飽穿不暖,卻發現了一項比食物更讓她難以抗拒的東西——書,她忍不住開始偷書,用偷來的書繼續學習認字。從此莉賽爾進入了文字的奇妙世界,讓她熬過了現實的苦難,也不可思議地幫助了周圍同樣承受苦難的人:讀書給躲在養父家地下室的猶太人聽,在空襲時為躲入防空洞中的街坊鄰居朗讀故事,安慰了每顆惶惶不安的心,潛移默化改變了原本粗鄙的性情。

  對照著戰場上萬人之間的爭奪殘殺,莉賽爾藉由閱讀與文字所散發的力量,讓死神驚訝地睜大了眼睛,一面收取戰場上的靈魂,一面思索人性的深奧:為什麼人類一面展現殘酷的殺戮,一面又有發自內心的關愛呢?

  多年以後,死神前去迎接莉賽爾的靈魂。死神坐在喧囂的大馬路旁,忍不住感嘆道:「人哪!人性縈繞我的心頭不去!人性怎能同時間如此光明,又如此邪惡!」 


↑以上摘自博克來網站。

今天把「偷書賊」看完了。

不是一本緊湊的書,我卻很喜歡死神的角色。
原來,死神也是有人性的啊?我想。

故事是說莉賽爾,一個經歷過生離死別的小女生,
被送到寄養家庭,
在聖潔靈魂的養父漢斯和養母羅莎照顧下成長,
在學會認字的過程中撫平傷口,
在納粹和猶太人的戰爭過程中,
學會自己的價值和人性的關懷。

但是對我而言,風之影、偷書賊,這一類暢銷書我都沒有太大的感動。
只有在猶太人遊行時,漢斯給的一片麵包,
讓我感動了一下,
但腦中卻一直放映著「美麗人生」中開心的父親告訴孩子的童話故事。

當然,羅莎和漢斯的愛,
一直在文章中流轉,
遺憾的是,
莉賽爾一直沒能告訴他們他心裡的愛,
不過,作者也是描寫得很深刻就是了。

雖然我也愛文字,
但是在書中的場景,
我卻想起「刺激1995」和「美麗人生」中的歌劇和音樂,
對我來說,
也許我沒能想像漢斯手風琴的琴聲吧?!

也許我對翻譯文學沒有太大的感覺,風之影、追風箏的孩子、偷書賊,
都沒有太大感覺,還是我需要換換口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