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6日 星期三

這一個禮拜,空白的時間

這一個禮拜,
我全部都是空白。

原因都是上一篇文章裡面寫的。
引起我很多的省思,
也一點都不想動到網誌。

在今天,
心裡的話已經到了臨界點,
我不加思索的把我所想的一個字一個字打出來,
有點亂,
也沒有想太多,
如果有不同的想法也請告訴我,
我希望我的教學是「充滿成長的」、而不是只是說說好聽話的虛應故事。

上個星期二,
因為作文課希望來點不一樣的活動,
所以總是會費心的舉辦一些活動,
例如以前做過的「烤披薩」、「做愛玉」、「做巧克力」、「做鬆餅」......
因為,本來作文就是辛苦的工作,
為了讓孩子有些實地的體驗,
也才能經過心裡,
反思沈澱的說出一些「心裡的感覺」,
雖然過程中總是辛苦的、也需要花許多心思、精神,
但是,看見孩子的文采、文字中的感動和感謝,
我一直是甘之如飴的。

但是,上個週二,
當我不眠不休的處理要用的小點心,
中午不顧晚上還要上課到十點,犧牲午覺的時間,
卻有孩子在教室大聲吵鬧。

當我好言好語的規勸的時候,
孩子擺出臭臉。
好吧!今天我只是一週兩堂課的社團老師,
當下,我覺得非常的挫敗,
我也覺得我沒有必要也沒有需要在繼續訓話下去,
畢竟,效果不大,
反而連累其他的中年級孩子。

繼續進行下去。

e化教室的設備出了些問題,
當我正努力和他奮戰的時候,
高年級的孩子說:「好了沒啊!很久ㄟ!不然我們去電腦教室玩兩節課好了!」


最後只好換教室,
換了教室,
吃了點心,
結果下課時孩子不顧中還沒打完就離開,
最後桌上一堆垃圾也沒有收拾。


我知道,
這個禮拜以來,
我一直告訴自己要盡量去看那些很棒的中年級孩子,
他們有禮貌、懂規矩、會貼心,
但是,我的疑問是,我們把孩子教好了嗎?

為什麼高年級的孩子越大越不懂事呢?
這件事情真的是因為我的挫折忍受力太差了嗎?


因此,這一個禮拜多以來,
我一直思考這些問題:
1.不付出就不會受傷,我要為了避免受傷而停止付出嗎?
2.高年級的孩子比較有自主性,但是在當下,我一個一星期二堂課的老師必須怎麼處理?是笑笑的以幽默帶過,還是義正嚴詞的規勸?
3.孩子連基本的禮貌都不懂,到底是一時忘記,還是我要求太高?或是我們沒有教好?
4.這件事情的後續我該怎麼處理?


於是乎,我就在這些問題間游移,又怕自己管太多,又怕沒有說,孩子越長越大越來越不會,也許這是一次好的機會教育,有也許過了這一次,永遠沒有人告訴他這樣做會傷別人的心......


似乎,我是一個容易受傷的人,但是,這樣的情況真的和我所想的有很大的差距。也許國中老師會以為我小題大作,國中生偏差的更多,但是,「禮貌」是這樣可以輕易拋卻的嗎?


我一直覺得我就傳統思想的人,而傳統的舊觀念更是一直的受到許多新時代、新潮流的挑戰,慢慢許多似是而非的想法假借「開放」、「多元」的外衣悄悄地改變我們本來應有的美善。

又想,是不是我的要求總是這麼高,所以我常人帶來許多壓力?

再想,今天晚上睡不著了,

只是這樣的一件教學事件,給我的想法很多,這些問題沒有一定的定論及答案,但是,我是一個不肯輕易放棄的人,我希望我可以將事情弄清楚,給自己一個交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